高峰财经网
您当前的位置:高峰财经网资讯正文

喜茶估值或超160亿元本钱炒出来的网红奶茶还能火多久

文|浊雨

来源|博望财经

喜茶涨价了。涨价的不止有白领们最爱的波波茶,还有喜茶自己的身价。

日前,有媒体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喜茶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或将超过160亿元,由高瓴资本和Coatue(蔻图资本)联合领投。2019年7月,晚点LatePost曾爆出喜茶完成一轮由腾讯和红杉资本领投的融资,投后估值90亿元。

对于融资传闻,喜茶官方回应称暂无更多信息提供。如若消息属实,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相比旗下产品涨的几块钱,喜茶身价在不到一年时间暴涨了近70亿元。

一杯估值160亿元的网红奶茶,贵吗?

01

门店数量5年增长9倍 狂奔背后是资本在追逐

不到一年时间身价暴涨近八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市前10个月估值疯涨300%的独角兽瑞幸。

喜茶与瑞幸,一个靠卖奶茶发家,一个靠卖咖啡出名;一个因品牌走红吸引来了资本,一个想用资本打造品牌。显然,两者的成长路数截然不同。但它们又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背后都有着资本大佬在运作和助推。

喜茶正式收到资本的邀约是在2016年,在此之前,喜茶还在用着“皇茶”这一旧名。多个方面数据显示,皇茶在2014年开了38家店面时,其使用的三角茶包就达到了3000万袋。排队“名场面”也早在皇茶时期就已盛行,可见喜茶在营销方面的出类拔萃。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喜茶在2016年和2018年,分别获得今日投资、IDG资本、黑蚁资本和龙珠资本两轮合计5亿元的融资。有了充足的资金,喜茶开始走上门店扩张之路。2018年,喜茶全国门店数量已达到163家,2019年新增227家,累计开店390家。

虽然无法跟动辄开店上千的瑞幸相比,但喜茶也在有条不紊的跑马圈地。再看喜茶目前的投资人阵容,B轮过后,又增添了腾讯投资、红杉资本以及最新的高瓴和Coatue。

在长期资金市场喜茶从来就不缺融资,而在尚未受到资本关注时,喜茶同样也不缺钱花。

早在2017年,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喜茶从创业到现在,没有开过亏钱的店,拿到第一笔融资之时,喜茶已经有了50家店,并且都是用自有资金进行开店”。这是喜茶跟流血上市的瑞幸之间最大区别,也是资本挤破头也想进来的原因之一。

在腾讯和红杉未入局之前,不少消费赛道的投资人早就对喜茶心动许久。投进去就能赢,似乎成了诸多投资人达成的共识。长期资金市场对于风口的嗅觉一向灵敏,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也擅长制造风口。

2018年被很多人视为新茶饮市场的风口,资本方纷纷下注喜茶、奈雪的茶、乐乐茶、关茶等新式茶饮品牌。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曾表示,大量资本的涌入,是因为资本认为它有持续发展的潜力,可以快速变现。资本的属性就是追求投资回报的短平快,只要符合“短平快”这个属性,包括咖啡和新中式奶茶,很多资本都愿意投。

02

爆款饮品“复制”下 护城河就是比谁先上市?

喜茶近两年狂奔的背后少不了资本在追逐。既然资本以短期变现为目的,那么喜茶上市是迟早的事。而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下,谁先上市或许谁就能率先成为市场的引领者。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新式茶饮市场的技术壁垒实在太少了。如果没有瑞幸那种把自动贩卖机说成无人零售技术的口才,那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爆款饮品被同行“复制”,而你也只能在朋友圈发发牢骚,和对方在评论区互撕一下。

这一点,奈雪的茶创始人彭心可能深有体会。

2018年彭心曾在朋友圈写到:“抄完奈雪的芝士草莓,又抄霸气蜜桃,抄霸气黑提,又抄霸气石榴,再来抄软欧包。”并且还@了喜茶创始人聂云宸。聂云宸以创新不是抢时间占位直接回怼回去,并强调:“我们一向是用市场结果说话,而不是做一些无意义的无病呻吟言尽于此。”

作为新式茶饮市场的两家头部品牌,喜茶和奈雪的茶这些年一直在暗自较劲。

奈雪的茶创立于2015年,那一年喜茶刚好换了新名。目前奈雪的茶已完成三轮融资,A+轮之后估值在60亿元左右;三轮投资方都是老股东天图资本,2018年之后就再没新的融资动向。

从融资轮数及估值来看,晚生几年的奈雪的茶显然还无法与喜茶较量。不过,就在喜茶新融资消息传出前,彭博社才刚刚报道奈雪的茶计划在今年赴美国IPO的消息,因此,不排除奈雪的茶有抢跑上市的可能。

公开多个方面数据显示,奈雪的茶在2019年8月份全国开店230余家,2019年目标是400家。相比之下,虽然规模尚不及喜茶,但其开店速度不可谓不快。而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2018年,奈雪的茶和喜茶的单店年营业额分别为1250万元和1300万元左右,但在客单价上奈雪的茶却以30-40元/人压过喜茶的20元/人。

事实上,彭心和聂云宸的互撕,早已道出了新式茶饮市场的特点:产品同质化严重,以市场结果为导向。

由于新式茶饮毛利率高、进入门槛低,早就有大批玩家涌入茶饮市场。在过去的一年中,经常喝奶茶的人会发现,各大“网红”茶饮店的产品越来越趋同。如今,芝士奶盖成为基础款,欧包更是成为标配。某一家主打新品爆红,其他品牌立即“复制”不掉队。

03

食品问题频发 网红效应还能持续多久?

奈雪的茶公关总监王依曾经说过,茶饮行业唯一的壁垒就是比别人走得更快。但在和同行“竞走”时,喜茶或许应该先看一下自己走得稳不稳。

从品牌角度来讲,喜茶的网红效应在一线城市几乎所向披靡,这一点从爆满的各大门店以及门口常常的队伍就能看出来。直到现在,喝喜茶要排队早已是诸多茶饮爱好者的共同认知。不管队伍中是否有喜茶的“自家人”,都不得不让同行佩服其营销确实做得牛。

但在外卖平台如此发达的今天,喝杯奶茶还要排上几个小时的队,也变相说明了喜茶的产品服务还做得不够到位。

2018年,喜茶与美团合作开通了外卖业务,并随后升级了官方小程序“喜茶GO”支持外卖点单。外卖业务上线后,喜茶一杯难求的境况确实有好转,还大幅度减少了消费者对于黄牛产业链的贡献。

但依然有网友发微博称,点了喜茶外卖几个小时都没送达,门店电话也打不通。而这不是个例,在黑猫投诉上依然能看到因等待时间太长,订单处理过慢的投诉。产品过关,但服务体系跟不上的话,无疑大大影响着消费者的产品体验。

除此之外,像喜茶、奈雪的茶这种茶饮头部企业,食品安全问题反而更为消费者所关注。门店越多,规模越多,品控也就越难做。

此前,喜茶多地有门店被曝出存在门店不卫生和饮品出现异物等问题;奈雪的茶也有门店被投诉存在环境不卫生、店员制茶操作不合规等;Coco都可江苏淮安新亚店近日更是被当地监管部门检查出原料内存在霉变水果的问题……

显然,这样一些问题都该是喜茶趁着上市之前尽快去解决的问题。因为对于一个“网红”茶饮品牌来说,产品和服务有一项不能令消费者满意,那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品牌影响力有过气的可能。

况且,隔壁卖咖啡的瑞幸早已对茶饮市场虎视眈眈。如果瑞幸哪天真的要用长期资金市场的钱请大家喝奶茶,或许到时候门口排长队的就变成小鹿茶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