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财经网
您当前的位置:高峰财经网资讯正文

安恒信息董事长范渊拆解安防攻守道用黑客思想做网络信息安全服务

每经记者:叶晓丹 每经编辑:文 多 陈俊杰

■公司:安恒信息(688023,SH)

■市值:140亿元

■核心竞争力:提供应用安全、数据库安全、网站安全监测、安全管理平台等整体解决方案,信息安全技术服务商

■机构眼中的公司:新兴网络安全黄金赛道潜力选手、信息安全黑马

2020年第一个工作日,早上8点,在安恒大厦顶楼的会客室里,我们见到了《专访董事长·第一季》第十期主角——安恒信息(688023,SH)董事长范渊。

这间房子古典风格,原木色调,正如范渊的儒雅,以及他对于中国民间传统文化内涵的推崇。

从登陆科创板至今,安恒信息股价涨幅超过100%。身为公司董事长,范渊日常也会留意公司股价,但他告诉自己:不要过度关注股价,回报投资者比这更重要。

早前的范渊并不是这样,他对资本有些冷淡甚至有些忌惮。但这种忌惮跟着时间变成了拥抱,正如安恒信息客户对网络信息安全的态度转变——从轻视变为依赖。

至于未来,网络信息安全行业跟着时间推移又有什么转变。在访谈中,范渊给出了他的预测。

对阵黑客:未知攻、焉知防

一攻一守,对于网络信息安全领域的白客而言,黑客就是他们经常过招的对手。

两路人马搏斗时,不仅看不见,甚至听不懂。

采访范渊时,我们很担心他会大谈CC攻击、WAF这些太专业的东西,然后接不上话。幸好,范渊虽是技术派,也是一个重视民间传统文化的人。讲起网络信息安全防护,他更喜欢说“心法”,而不是具体“招式”。

这天,他聊的心法来自《孙子兵法·谋攻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

对于白客与黑客的较量,他认为是不对称的较量,“黑客只要找到一栋大楼里一张窗户的缺口,就可以进入这栋大楼,而白客却要保证这栋大楼里所有的窗户关好”。

这便是业内常说的未知攻、焉知防。而范渊的做法,更像刑侦剧里的台词:要用黑客的思维方式来做网络信息安全服务。

和黑客打了多年交道,范渊也像老刑警一样,对黑客的手法、动机很熟悉:

手法,这些人多是以最高的效率和最快的反应速度,迅速获得网络攻击技术。

动机,他们借此进入到黑灰色产业链条,获取利益——也许是金钱,也许是更高层的国家利益。

对象,早在2007年,范渊就提出,未来黑客瞄准的目标是背后有大量数据的企业和公司。

是的,在信息时代,数据越来越重要,过去黑客“入室”窃走一点数据或把官网改成清一色博彩广告,企业觉得无关痛痒,但现在黑客“入室”再行窃,一家公司则可能面临倾覆。

“2007年,我和我的合伙人做调研的时候,调研了多家知名通信数据公司,当时他们的人认为‘网站黑了就黑了,黑了再恢复嘛’。”范渊回忆说,“网络安全在当时还不那么重要,网站是否可持续运营无所谓,数据有无价值在当时也无所谓。”

但是在今天,互联网上数据爆炸,网络攻击成倍增长。“网络信息安全的重要性已不可同日而语。”范渊说道,如今各级客户对网络信息安全实战化能力要求慢慢的升高。

企业开始变得更重视网络信息安全,这是一个行业境遇的转变,也是时代的趋势。

上世纪末,在浙江省数据通讯局供职的范渊,便看到这一网络信息安全需求趋势。2000年,范渊辞掉了事业单位的金饭碗,进入美国硅谷的一家公司工作。在那里,他完成了从看见趋势到投身其中的“谋定”。并在2007年离开“打工天堂”硅谷,回国创业。

在回顾这7年时,范渊特别提到了一个“黑帽子大会”。这个大会名字听起来很像是黑客开会,但其实就是借黑客技术交流找到防护之道。

范渊与这一大会的往事,让他下决心创业,这展现了他“慕强”的一面。2002年,他第一次参加黑帽子大会,“当时就希望若干年后能成为黑帽子大会技术的分享者,而非聆听者”。2005年,这个愿望成真了,2005年、2006年,他都站在了聚光灯的中心,作为演讲者与大家伙儿一起来分享技术。

认识强者,了解强者,成为强者。在和黑客对阵前,这是范渊和自己进行的攻防较量。

卖房养公司的想法挺幼稚

安恒信息的成立时间,处于网安行业发展的第二个10年(2005~2014),百花齐放后,头部厂商产品线扩张,2008年资产证券化浪潮开启,上市公司对行业加速整合。资本热情拥抱网络安全行业。

但身为防守者的范渊,对资本一开始是拒绝的,想把资本也适度挡在公司窗户的外面。“创业过程中,我是反对投资方对短期利润追逐的,过度地追逐利润,有时候会让整个创业团队扭曲。”

范渊的初心是好的,直到他急得差点卖房子发工资。

技术出身的范渊,自然是希望用技术拿下市场,将更多的创业资金投入到研发产品中。2008年,依靠自行研发的首创技术,在技术专家推荐下,也确实成功拿下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网络安保服务商资格。

可是,时至2009年,范渊发现了自己的创业资金快烧完了。这对于企业一把手而言,是致命的。

“现金流管理、资本管理很重要,但当时一点都不懂,关注点还不在资本层面,一心希望把产品研发出来。可是研发只是企业发展壮大的其中一个要素,一个企业如果不能生存,又如何能发展?所以这个危机对我还是有一些触动的,那个时候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在杭州的一套房产卖了,如果卖了,公司还有9~10个月的工资可以发。”范渊说。

如今回想起来,范渊认为,卖房养公司是比较幼稚的想法。除非在9~10个月后,公司的现金流为正、有利润,否则公司发展还是不能持久。但事实上,从安恒信息的招股书来看,到2017年,公司净利润才扭亏为盈。

所幸,当时恰逢杭州希望建设中国的硅谷,在政策、金融、人才等层面对创业创新类企业都有一定的扶持。这次,安恒信息接受了一家创投机构的投资。

自2009年开始,安恒信息开始接纳多方资本进入。包括硅谷天堂、浙数文化等一些知名私募机构和上市公司先后进行了投资,其中最为人关注的是阿里创投2015年对安恒信息的投资。

成为被阿里系投资的企业,公司是否会“站队”自然也是外界关心的问题。范渊给出的答复是,一开始一些合作客户可能会有一点点顾虑,但是安恒信息一直坚持独立第三方的角色,阿里创投只是一部分资本投资,没有涉及管理方面。

行业未来:进入更多“无人区”

2019年11月5日,安恒信息成功登陆科创板。科创板挂牌当天,也有媒体问范渊会不会有压力。“我其实总体还是比较平静。”但在经历了这么多后,范渊觉得“很多时候结果是水到渠成的”。

上市以来,安恒信息的股价表现不错,对K线图的走势,范渊告诉自己,“关注,也不要过度关注”。对于投资者,他希望有更好的成绩、布局来回报。

2019年,除了上市,恰好也是安恒信息12周岁的节点。按中国人的纪年法来看,2020年,也将是公司下一纪的开局。

范渊会更加静下心来规划、设计未来。他在访谈中也透露了一些未来的计划。

首先是产业的空间。“如果把2019年看作是数字经济新发展的元年,未来数字经济发展整个步伐会更快。”范渊的依据是:“政府、产业、城市的数字化转型才刚刚开始”,而这些“是未来经济转型发展的动力和焦点。所以网络信息安全行业,可能会有更大的使命”。

他认为,未来网络信息安全领域会进入更多“无人区”,有更多的探索。

2015年,安恒信息切入云计算领域,就是一种对空间的拓宽。“我们推出了天池云安全,可以无缝成为私有云的一部分。”范渊透露,后续公司还有大数据安全,安全大脑、小脑等产品。

在市场方面,他提到企业越来越注重双轮驱动的概念,其中一个轮子就是网络信息安全。

以前网络信息安全对于企业而言,更多的价值是后盾,但现在企业会有了网络信息安全的保障,产业落地才敢向前驱动。

“行业客户主管也慢慢变得意识到网络信息安全实战的价值。”范渊认为。

此外,刚刚上市的安恒信息,目前似乎还没有明确的并购计划。“安恒有自己的战略,如果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有益于安恒自己的战略,我们肯定会考虑的。”范渊强调的是以我为主的计划。

观/点/集/锦

如今怎么看待技术?

技术脱离客户价值和需求,自得其乐,肯定是不行的……技术是为了解决客户的痛点而服务的,不能单纯为了技术而技术。

算不算“阿里系”?

安恒一直坚持独立第三方的角色,在这点上,我们现在和一些头部的互联网企业都有合作,阿里创投只是一部分资本投资,没有涉及到管理方面。

推崇的企业文化?

中国的民间传统文化有非常深的内涵,对未来企业的管理,会有哪些启发、交融的地方?我觉得儒释道都会有,这种内涵和企业管理结合起来,会发挥更大的价值。

(文章的主要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记/者/手/记

创造价值时会得到反哺

在安恒信息成功登陆科创板之前,对安恒信息和董事长范渊的了解更多来自于一年一度的西湖论剑·网络安全大会。这几年,范渊都会在安全大会上分享自己关于网络信息安全领域的见解,他希望未来西湖论剑能变成网络安全领域内的创新分享大会。

专访当天,范渊比我们预约的时间更早抵达安恒大厦顶楼会客室,在记者的近30个问题中,范渊的回复中有6次提到了感恩,感恩的对象包括投资人、行业红利以及长期资金市场改革。

在采访中范渊说了一句话给人印象很深刻,他说硅谷只是“打工”的天堂。这或是一个异乡客的自我观照,对自身身份的敏锐认知。不论是从事业单位辞职去硅谷,还是从硅谷回国创业,他说做这种选择的人都很少。每个人对时机的判断不同,人生际遇也会千差万别。

即便如今是上市公司董事长,掌着百亿市值,范渊仍然是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以技术立业的他,希望技术能创造更大的价值,也相信“在创造价值的过程中,会得到反哺”。

每日经济新闻